百度李彦宏:10年赌了5件事,成了两个半

avatar
爱吃大瓜
 2023-11-14 14:11
商业 发现 百度  人工智能 

2023年10月20日,百度CEO李彦宏更新了个人的OKR,最新的Q4目标是将干部的平均年龄控制在37岁,李彦宏迫切需要一支肯学习,能打仗的朝气队伍,以迎接他终于盼来的AI时代。

百度的员工也感觉迎来了战斗,不仅文心一言APP,还有百度搜索,小度音箱、网盘、地图等所有的百度产品都在接入文心大模型。

有百度人告诉AI鲸选社,百度内部估计有2万人写代码,感觉60%都和AI大模型相关。对于百度来说,这场战斗正是李彦宏带领下的一场翻身之战。毕竟在2011年3月,百度市值曾位居BAT第一,此后巅峰不在,最新市值排名已经来到国内第七,甚至还曾成为了“度量”单位。

pic

百度不是没有雄心,也不是没有赌过风口。O2O大战、外卖大战(号称砸200亿)、直播大战(36亿美金收购YY)、中视频大战、造车大战,这些都曾被视为百度不能输的一战,百度也投入重金。事后看来,这些领域都是一阵风,并不适合百度布局,卖掉糯米,淡化YY直播,集度更名,百度在这些领域悄然淡化。这些大战耗费的资金至少在500亿元左右。

而对于李彦宏来说,过去10年中,百度历经波折,始终坚持的5件事,其实分别是搜索服务化、云计算、自动驾驶以及电商和大模型。这5件事一直围绕着信息与算法,是百度工程化导向的最佳归宿。

回看2015年,李彦宏曾直言:“百度现在之所以落后腾讯、阿里这么多,就是因为缺乏像巩振兵这样的干部。”多年以后,陆奇、向海龙这样的高管离开百度后,市场渐成共识,大厂的发展其实与CEO定好战略紧密相关,否则人才也无法发挥作用。

现在,沈抖、王海峰、王云鹏等高管成为新一代的中兴之臣,百度延续着每年15%的高研发投入,李彦宏则还在一线战斗。

搜索服务化,一直走不通的路

搜索广告一直是百度的核心营收,2012年百度感到增长乏力后,李彦宏一直认为是技术相比Google存在差距。一位百度商搜的人告诉AI鲸选社,当时内部大会,李彦宏拿百度和谷歌的指标对比,10个指标中,百度只有两三个能和google技术水平差不多,剩下的都存在差距。

这就导致百度大搜的人数很多,一直维持在上万人,而同时期谷歌中国只有大概500人 ,但是营收却没有超出很多倍。

并且技术水平不同,也导致二者的模式不同。那时候 Google 对B端商家是先进入广告联盟,再对违规行为进行监察,不合格或者骗子就会被踢出。而百度是先审核后加入,很多人就会琢磨如何绕过审查,低质商家一旦通过手段进入联盟后,很长时间都不会筛查出来。

其实存在违规商家是个无解难题,技术只能提升筛选效率。国内喜欢功能丰富的超级APP、以及小程序等新事物的红火,这让李彦宏意思到,百度发展方向并非只有提升技术这一条路,搜索服务化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在此之后,百度开始将搜索后的业务进一步拓展,试图让用户在平台内完成搜索、咨询、筛选、下单等全流程服务。将信息—广告的模式扩大化,通过提供丰富的产品服务,来承接信息搜索后面的更多内容。

搜索服务化,意味着整合链路上的产业。在实际推行中,也遇到了不同的问题。

搜索服务化,在B端有一定的进展。针对企业服务向后一步拓展较好操作,从2018下半年,百度推动广告业务整改,启动了叫“落地页托管”的整改计划。这种定制的企业版“QQ空间”,便于监管,也利于转化。但企业业务天然的复杂性,落地页也无法向业务撮合的深度挺进。

在C端则大有可为,比如百度自己做了招聘产品叫百伯,股市产品叫股市通,电商的产品叫爱采购。一位内部人告诉AI鲸选社,百度虽然有用户流量,但另一端企业流量还需要采买。比如采买企业招聘的数据,一年就要花费3000万元。

很多领域商业模式还没有跑通,毕竟一些企业也会顾及百度的触手太长,同时也会选择减少在百度的广告投放。当然,类似股票房产还需要特殊牌照,这些也并不容易搞定。

时间来到2018年左右,为了在移动端更好地承接服务,小程序也是百度重点推进的工程,利用智能小程序实现医疗、本地生活等领域的服务化。

这些搜索服务化取得了一些成果,尤其百度健康事业部已经颇具规模。这也是百度在对医疗搜索广告的全面改进,但在2022年,百度健康事业部进行了大裁员。实际上,在线医疗行业整体生存情况都不明朗,最大的品牌好大夫在线也在断臂求生。同时,百度再闯本地生活领域的业务,多利熊和惠生活两个智能小程序,交易量和盈利都比较难做。

2023年5月,百度智能小程序部门遭整体裁撤,团队100多人分流到其他业务或者离开。宣告了搜索服务化这件事的波折,百度想跨越从搜索到交易的这一步,但用户还是不太习惯。

云计算,独特的智能化打法

百度的技术储备,在行业中一直保持多方面领先。但在云计算领域起步略晚,这不能不说是个遗憾。

核心还是认知,2012年李彦宏在IT峰会中,说了句令其后悔莫及的话:“云计算这个东西呢,不客气一点讲,就是新瓶装旧酒。”那时候百度拥有最大的Hadoop集群,但没有很大的弹性计算场景需求,所以对这件事不是特别感冒。

而且百度在电商、本地生活、游戏、直播等大客户领域,也缺乏自己的朋友圈。要知道这些业务,是消耗计算和CDN资源最多的业务。举例来说,TikTok曾是阿里云国际化的主要客户,一年合作的费用达到百亿元级别,而百度云始终缺乏这种体量的KA客户。

而彼时百度,投资占股的生态玩家也不多,携程、去哪儿等旅游领域企业,本身体量也不足够大。

后来,百度选择在制造业、能源、交通、公共事业等垂类市场,确定自己的优势份额。从2016年起开始大火的AI业务,让百度云计算也找到了自己的特色发展之路,就是依靠AI业务撑起增量。

2023年之前,百度智能云增速始终高于行业平均增速的21%。其中在AI公有云市场,根据IDC数据,百度智能云市场份额占比连续四年排名第一。

 

云业务对于百度十分重要,因为在百度非广告业务中,近80%的收入来自智慧云,剩余的20%主要是自动驾驶技术方案、智能音箱等收入。

2023年第一季度,百度智能云实现盈利,这距离百度智能云诞生已经有8年时间。这一季百度智能云收入同比增长8%至42亿元。原因是自2022年第二季度起,百度云减少了一些大型但亏损的项目,李彦宏更是直言必须提升营收质量:“自研产品只占收入的20%多,70%多的东西都是转售。那你跟贸易公司有什么区别呢?”

如今的AGI 风潮中,百度的飞桨和千帆两大平台,是百度智能云业务的重要载体。其中,百度智能云千帆大模型服务平台已服务17000多家客户,覆盖近500个场景。尤其今年3月份,百度智能云销售线索同比增长超过400%,也有大模型火热,很多人来千帆寻合作的原因。

李彦宏也解释了自己10年前的错话:“十年前我说云计算是‘新瓶装旧酒’,没有新东西。”“今天我认为百度智能云在做的事情,是‘新瓶装新酒’。”

在盈利的导引下,百度选择让沈抖来接任云计算业务,据说智慧交通拿了几个10亿级别的单子,虽然整体智能云的增速略有下降,但总之找到了自己的发展路径。

进军电商,从没放弃的事情

百度做电商,既有当时BAT都会涉足对方领域的因素,也有百度逼不得已做的理由。

因为在搜索流中,很多是有购物需求的存在。所以百度搜索很长时间在靠二类电商满足。二类电商没有商铺和评分体系,就像打一枪换一炮的电视购物,消费者体验很差。

所以百度一开始是想做自营电商,“百度有啊”  “乐酷天”  “爱乐活” “百度MALL”  “百度未来商店”  “ 我买网”,百度推出了大大小小很多电商平台,长不过3年,短则不到1年,就接连铩羽而归。

百度真正找到电商门路,是在2019年推出的产品“度小店”,面向电商直播和自媒体创作者,类似于抖音小店。而且还选择和第三方的京东、拼多多等电商平台合作,形成聚合电商入口。

另一方面是推出B2B平台“爱采购”。通过与百度搜索无缝对接,满足用户对于采购信息检索的诉求,更像是百度版的1688。

这两款产品的重要意义,在于百度在电商的轻重之间,终于找到了一条路。此前,要不要自建供应链,自建物流,这些疑问困扰着李彦宏。所以百度虽有心做电商,却始终没决心做重资产运营。

而度小店作为平台创作者的流量变现产品,以及爱采购作为信息到电商采购的中转站,并非绝对意义上的电商平台,就不需要做重。实际也是如此,爱采购很多业务是交由外包运营,外包链接服务商,一个服务商后面有十几个商户。有运营人员告诉AI鲸选社,这样做也是为了降低成本,但问题是会导致商家有问题找不到百度的人,此前因为这事还形成过舆情。

电商在百度体系内不温不火的存在,在今年发布的⼀季度财报中,Q1百度搜索促成的季度GMV同⽐增⻓55%,百度APP月活用户6.57亿,每天约有1亿人在百度APP进行购物交易,但始终没有公布过交易额。

度小店和爱采购的发展存在天花板,李彦宏也没有更大的期许。2023年,AI电商带来了新的想象力,基于150亿+全网商品知识,利用大模型做AI导购,百度推出了AI电商平台—百度优选。

电商的壁垒并不低,因为商品信息百度能拿到,但是小红书和淘京拼这些商家评价留言,百度则无法拿到,这些才是AI推荐的核心语料。

自动驾驶,最波折的梦想

每次百度自动驾驶业务(IDG)发布会,都是李彦宏亲自参与,百度大厦常年有参观团,甚至百度销售也有任务,要带客户去坐百度无人车。

被李彦宏寄予厚望的百度自动驾驶业务,或许称得上国内最烧钱的独角兽。从2015年底,王劲组建了百度的自动驾驶事业部,并任总经理,百度开始规模化投入该业务,这一业务至今还没有盈利。

2017年,王劲及一批早起员工的离开,成就了当时的自动驾驶创业潮。百度一直追诉王劲,据说其投资人李开复曾亲自找到李彦宏说情,求放过公司,毕竟王劲已经被迫离开了自己创业的景驰。

也是王劲离开的同一时期,陆奇加入百度执掌大权,同年3月份,百度便发内部信,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,陆奇亲自任总经理。

然而,陆奇掌管百度自动驾驶的时代太短暂,虽然任期内百度10亿元投资了威马汽车,但晚点LatePost曾报道,其实是马东敏拍板的投资细则,其中包括威马必须使用百度的整套产品。

陆奇之后,李震宇自2017年8月起担任IDG负责人,5年间尝试了所有的路线。

第一条路就是从2013年开始就在打造的萝卜快跑Robotaxi(自动驾驶出租车),如今已经迭代到第六代。2023年二季度,萝卜快跑共提供71.4万单的乘车服务,同比增长149%。

第二条路是与主机厂合作,威马汽车如今濒临破产,创始人几乎要成为下一个贾跃亭。其他重点合作的项目,比如比亚迪智能驾驶项目也遭遇背叛,比亚迪近期可能官宣和华为的合作。遗珠可能是搭载百度Apollo Highway Driving Pro的新岚图FREE。

最新财报中,百度透露目前向车企提供辅助驾驶(ANP(道路自动驾驶)、AVP(自动泊车)和高精地图)的业务订单金额已超百亿。但相比数百亿的投入,显然距离盈利还有比较远的距离。

扶不起的威马,被白嫖的比亚迪。专做灵魂的百度自动驾驶,在现实商业世界碰了一鼻子灰。2023年6月与7月,百度自动驾驶的AVP2.0负责人王阳与整个2B汽车智能业务的负责人储瑞松接连离职。

短期收入能以覆盖投入,IDG事业部裁员,让很多人意识到百度自动驾驶前路艰难。

百度也是逐渐意识到,得有规模化商用的业务,于是选择和吉利组建联合公司。由于成立时间较晚,百度失去了拿到牌照的机会。经过一年时间的,百度最终选择后退一步,集度负责智能化方案,有牌照的极越负责造车。

IDG最近大调整是在2023年11月,百度副总裁王云鹏担任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(IDG)负责人,向CEO汇报。原IDG负责人李震宇转任CEO助理。王云鹏承担起IDG商业化落地的重任。

如今,自动驾驶囿于政策和技术等原因,还不到全面落地的时机。不过,深圳等地已经批准了百度的自动驾驶,一手搭建萝卜快跑体系的王云鹏,成了百度自动驾驶规模化盈利的关键。

大模型,不能输的最后一战

2022年9月1日,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,李彦宏称:这10年,我们累计研发投入超过1000亿,每年研发占比都超过15%,去年更是达到23%。”

这些巨大的投入,如果评选最重要的成果,可能很多人的答案是“文心一言”。这次AGI的热潮中,百度终于没有迟到,甚至在国内还比较领先。百度也做好了All in 准备,很多高管形容李彦宏的决心是 “宁可其他业务不做,也要把大模型做好。”

目前,百度搜索、百度 App、百度文库、百度电商、百度营销、百度联盟、百度地图、百度网盘、百度 AI 智舱等业务都已经接入文心一言。百度CTO王海峰最新披露,文心一言用户规模现已达到7000万,场景4300个。

不仅是自家产品全线接入大模型,文心一言也在不断的产品化。AI 鲸选社在和文心PM交流时,对方形容是“夜以继日”,粗略数了下,文心一言APP已经有100多项功能。

其实这也与文心的生态不足够强有关,虽然文心大模型在国内属于领先的选手,但在大模型生态中,阿里魔搭生态近期宣布了规模第一,这与阿里云的规模远大于百度智能云也有关。有百度人告诉AI鲸选社,李彦宏已经内部要求投资部门行动起来,每个月深入聊2-3个项目,“一半资金一半资源的投。”

百度也清楚知道这点,所以在积极扩大文心千帆的生态。将文心大模型引入更多企业产品中,百度整体也在行动,“百亿和千亿两个版本大模型,只要客户方逻辑清晰,3个月测试,3-6个月即可落地,私有大模型部署成本在四五百万元。”有内部人士讲述百度文心大模型的市场化,并自豪地说道:“智X 3个客户就崩了,百度这么多客户都可以服务得很好。”

此前,李彦宏在发布文心一言3.0的时候,提到文心比ChatGPT 只落后几个月,还引发了搜狗创始人王小川的笑谈,称怎么可能只落后几个月。如今看来,随着OpenAI 开发者大会亮相,现实来看,差距确实得在1年以上。

但百度也在快速追赶,甚至提前宣布了“打造AI原生应用”和“灵境矩阵”,这和OpenAI 在11月7号开发者大会上宣布推出的“GPTs”以及即将上线的GPT Store,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对于百度来说,大模型这一战不能输。因为这关乎下一代搜索的归属,另一方面,也为百度带来了更大的想象空间。毕竟,搭上OpenAI便车的微软,今年的市值增加了约8000亿美元。而截至11月9日,百度最新市值仅为345亿美元。

综合来说,智能云和大模型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,自动驾驶算是半个成功的梦想,电商和搜索服务化则还在探索成功模式中,李彦宏还在带领百度攀登珠峰。

本文来源:AI鲸选社


展开阅读全文
赞 | 0 0条回复 收藏 分享
观点区
查看对话